当前您的位置为:首页 > 组工动态 > 工作动态 > 全国工作动态

各地正分级分批对干部人事档案进行专项审核给干部档案“大体检”

信息来源:《 人民日报 》( 2015年04月21日 17 版) 发布时间:2015-04-22

       目前,各地组织人事部门正在对干部人事档案分级、分批展开专项审核工作,审核的范围涵盖了各级别公务员和参公管理人员的档案。审核范围之广、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推向深入,干部人事档案审核是一项基础性工作,将其纳入工作范畴势在必行。
  国家行政学院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刘峰指出,“对干部人事档案进行专项审核是基于现实的考虑。近几年干部人事档案造假事件频发,影响十分恶劣,在中纪委公布的2014年中央巡视组两轮巡视整改情况中,巡视涉及的20个省份,有15个省份的整改通报提及整治干部档案造假。”
  是时候给干部人事档案进行一次“大体检”了。
  参加工作时间、入党时间、家庭主要成员等信息是审核重点
  透视近年来的干部档案造假案例不难发现,档案造假主要集中在干部的“三龄两历一身份”(年龄、工龄、党龄,学历、工作经历,干部身份)。在造假者眼中,正可谓“年龄是个宝,学历不能少,能力做参考”。
  “一些地方和单位片面追求干部年轻化,简单地将干部任职年龄‘一刀切’,在一些基层干部心中,还产生了‘30当官、40靠边、50赋闲’的错误认识。有的干部为了提拔或延长任期,往往不择手段将年龄改小。”刘峰举例,“按照一些干部档案中的履历进行推算,甚至有人2岁就上了小学一年级,让人啼笑皆非。”
  在中组部“12308”举报网站通报的档案造假案例中,山西太原市质量检验协会原秘书长王红英,就曾3次涂改出生日期,把实际1976年3月14日出生最后改成了1978年12月15日。
  干部人事档案造假的情形中,改履历、改学历的情况也并不鲜见。江西鹰潭团市委原书记徐楷就曾在8年内更换8个岗位,职位横跨两省五地,且多个岗位任职不满一年,从一名副科级乡镇干部摇身一变,成了正处级团市委书记,还当上了省政协委员。更有甚者,轰动一时的河北石家庄市“骗官书记”王亚丽,档案中除性别是真的外,姓名、年龄、履历,竟全都是假的。
  《干部任用条例》对干部的工作经历和学历有明确而具体的要求,一些干部为了让自身的学历、基层工作经历抑或是某个职级工作年限等满足选拔要求,就突击在档案材料中提供假文凭或者虚构工作经历。这样的造假情况,主要出现在跨地区调动前,因为跨区调动主要是异地考察,档案审核的时间和力度有限,异地了解其真实履历的人也不多,因此造假的档案很容易“瞒天过海”。
  此外,一些领导干部为帮助其子女、亲属进入公务员队伍,往往采取“曲线救国”的方式:先想方设法调入国企或事业单位,再等待时机通过借调、交流等方式进入机关解决公务员身份。广东梅州市技师学院副院长钟立,就被查出中专毕业后为事业编制工作人员进入政府部门,借助其父担任梅州市中院院长的职务便利,为其打招呼后调入五华县委工作,违规获得公务员身份。
  因此,此次干部人事档案专项审核,将坚决整治干部人事档案造假问题,确保干部人事档案真实、准确、完整、规范。其中,干部的出生时间、参加工作时间、入党时间、学历学位、工作经历、干部身份、家庭主要成员及重要社会关系等重要信息是审核重点,尤其注重审核档案材料是否涂改造假、干部信息是否真实准确、重要原始依据材料是否完整规范等。
  管理差,“成本”低,干部档案造假屡禁不绝
  干部档案造假,一般单靠造假当事人是没法独立完成的,毕竟干部人事档案由档案管理部门保存,想改,就必须通过档案管理部门“帮忙”。
  据了解,当前一些地方特别是基层单位,档案管理不太被重视,制度落后、管理混乱。档案管理的人员少、工作量大,往往成百上千份档案的录入、归档等工作就由1—2人来完成。干部人事档案使用的甚至是几十年前的纸质表格,很多是由人工填写,很容易造假。“一些想造假的干部很容易就能收买档案管理者,日常也很少有人专门去核对。”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说。
  现实中,干部人事档案造假,除了造假者通过收买档案管理者外,还存在所谓的“官爸爸”为了让孩子平步青云,帮孩子的档案“整容”。还有一些则是组织人事部门按照上级领导授意而为之。比如在今年3月辽宁公布的6起违反干部人事纪律的案件中,有一起为本溪市明山区委原常委、组织部长汪军为提拔两名不具备条件的干部,授意时任明山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区人社局局长于福臣等人帮助两人假造聘用合同制经营管理技术人员相关手续并装入档案。在本溪市委组织部对两人档案材料提出质疑的情况下,区委组织部仍将两人的提拔任用议题提交区委常委会议讨论,后被本溪市委组织部及时叫停。
  “干部档案造假,还与造假成本相对低有关。”辛鸣分析,尽管《干部任用条例》明确把“不准涂改干部档案,或者在干部身份、年龄、工龄、党龄、学历、经历等方面弄虚作假”列为“十不准”之一,但干部档案造假被发现的可能性不高,即使被发现,处分也相对较轻,“成本小、收益大,造假自然层出不穷。”辛鸣说。
  干部人事档案“一字重千金”,责任追究机制应完善
  干部人事档案虽只是一份材料,但却“一字重千金”,它是历史地、全面地考察了解和正确选拔使用干部的重要依据。“为了一己私利就敢改档案,是典型的‘两面人’行为。档案都能造假的干部,我们怎么能指望他的政绩没有水分?怎么能相信他是忠诚干净有担当的?”在刘峰看来,加大档案的审核力度,是形势所需。
  专项审核中,江西丰城市就发现100余名干部同一人事档案中出生年龄多处不一致、20余名干部入党材料欠缺、200余名公务员年度考核材料不全、5人学历没进档案、少数股级干部任免材料不全、7名公务员录用材料不全等现象。为此,丰城市委组织部及时下发《档案缺失资料补充通知单》,逐个编制《档案缺失材料登记表》,同时在档案材料管理方面实行统一规格编号编目,统一标准装订成册,统一规范档案用盒。
  针对目前正在开展的全国干部人事档案专项审核,刘峰表示,应注意审核档案材料是否存在涂改,同时,还得把档案与干部的原始材料一一比对。“其实很多造假的档案,比如改年龄,只要拿原始材料一比对就完全能看得出来。”他说。
  干部人事档案审核专业性强,须防止此次专项审核中“漏检”和“误诊”现象。比如,浙江温州市瓯海区就专门举办干部人事档案专项审核工作培训班,采取“案例式”讲解方式,对全区200多名干部人事档案管理人员进行业务培训。
  辛鸣建议,干部人事档案专项审核应当常态化进行,对试图档案造假者形成威慑;此外,还应当完善责任追究机制,既对造假者严肃处理,又追究档案管理者以及授意或参与篡改、造假的相关人员的责任。
  从治本的角度看,刘峰认为,除了强化日常干部档案管理及定期进行档案审核外,干部档案管理制度也应探索实施数据化管理,减少档案管理过程中人为接触原始纸质档案的环节和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地方已经开始行动起来。江苏已全面启动省管干部人事档案数字化建设,力争2016年前全部实现省市两级组织部门干部人事档案数字化,同时严格实行责任追究制,对审核工作中有失职渎职行为的严肃追究责任;广西运用信息化手段防止档案信息涂改造假,全面推行干部任前档案审核制度,要求各地各单位对拟提拔任用的干部、拟调入由本级党委(党组)管理的交流任职干部,以及新进入干部队伍的有关人员,逐一进行任前档案审核。
  “期待通过专项审核这样的‘大体检’,能够还干部人事档案真实、准确、完整、规范的应有状态。”辛鸣说。
共产党员微信 共产党员易信 返回顶部